關閉

第一卷 卷名

第4章 初展鋒芒1

正邪天下

作者:龍人
更新時間: 2017-12-08 14:30:11 字數:2693 分類:

玄幻小說

酒樓中的食客與掌柜、伙計皆跑得無影無蹤,只剩下兩個年輕人以及三具正在慢慢冷卻的尸體。

“他們并未攻擊你,你為何要殺了他們?”那身材高大的年輕人皺眉道。

“酒窩”笑道:“殺人還需要理由嗎?他們襲擊你,又有什么理由?”

身材高大的年輕人一怔,道:“他們根本殺不了我?!?/p>

“但并非每個人都有你這么高的武功,在你之前,他們已在短短三天內,殺了七人!”

“為什么?”高大年輕人失聲道。

“因為霸天城要招募霸天十衛。而不驚堂堂主欲讓他的兒子成為霸天十衛之一。這兒是通向霸天城的主要通道之一,又屬于不驚堂的勢力所及范圍,因此,近些日子,但凡有攜帶兵器者途經這兒,必會被不驚堂的人襲殺!”

高大年輕人頓時臉呈愕然之色,半晌,他方道:“既然不驚堂自成一派,身為堂主之子,又何必去爭逐什么‘十衛’?”

“酒窩”以奇怪的眼神看著他,道:“這又有何不明白?霸天城乃黑道惟一可與死谷相提并論的幫派,其勢力可謂如日中天,不少幫派皆歸附霸天城,不驚堂應已暗中歸附霸天城,若是堂主之子能進入霸天城,并成為城主的親信,對不驚堂而言,無疑是一件大好事!”

高大年輕人不由默然無語,良久方道:“那霸天城主是否四十開外?”

“酒窩”一怔,隨即大笑道:“你為何要問此事?那霸天城城主可是個大男人!”

高大年輕人卻未笑,他很鄭重地道:“朋友請以實相告?!?/p>

“酒窩”止住了笑,道:“他年歲的確大概在四五旬之間——你這人好生古怪!”

高大年輕人竟又問了一句:“他用的是什么兵器?”

“刀?!边@一次“酒窩”答復得很干脆,他的嘴角浮現了一抹譏嘲的笑意:“是否你也對‘霸天十衛’感興趣,卻遺憾不能投霸天城主所好?”

高大年輕人不置可否地一笑,若有所思。

“酒窩”又道:“若非你太年輕,以你的武功,幾乎讓我懷疑你是‘武林七圣’之一?!?/p>

武林七圣乃是龍千千、柳捕風、訾臨淵、須木真、斷霸退隱后崛起的七位倍受尊崇的宗師級高手,人皆盡知,即使初入江湖者,也不例外——

武帝祖誥、高僧苦心、英雄無名、風塵雙俠、日劍月刀!

——至高無上者方能為帝,武帝祖誥的武功修為,已臻通神之境,黑白兩道莫不拜服。只是他猶如閑云野鶴,尋常人連見他一面,也是不可能。

——高僧苦心乃少林掌門師叔,已閉關五年未出。世人已難揣測其武學究竟高至何等境界。

——英雄樓樓主卓無名,乃七圣中后起之秀,名望日漸高升。

——日劍名為蒙悅,月刀名為司狐,但武功高至如他們者,名字便會漸漸為世人淡忘,記下的只有他們可與日月爭輝的刀與劍。

——風塵雙俠古治、古亂,乃前輩異人,性情奇異,游戲風塵,行俠天下……

高大年輕人武功雖高,卻自知無法與武林七圣相提并論。對方不過戲謔之言,他也不以為意,不驚堂的三人既然是可殺之人,也不必計較太多,當下他向“酒窩”揖手道:“在下牧野靜風,多謝閣下方才好意提醒,后會有期!”

原來這身材高大的年輕人正是牧野笛之子牧野靜風,在不應山隨空靈子習修十數年后,牧野靜風于半年前離開不應山,為清除師門逆徒而涉足江湖,卻未有所獲,直至今日遇上此事。

牧野靜風正待離去,卻聽得門外有人森然道:“既然來了,又何必匆匆離去?”聲音詭異至極,讓人聽了頗為不適,顯然可見來者不善。

牧野靜風一震,卻見那“酒窩”神色從容平靜,似乎早已料知此事。

牧野靜風心中忽然一動,道:“他本可以將四名不驚堂弟子一并殺了,卻任其中一人逃脫,莫非……”

心念未了,門口處已出現一人。

站在門口處的是一個臉色蠟黃的五旬男子,身軀顯得很瘦,雖然隔著衣服,但仍然能感覺到衣衫里邊的嶙峋瘦骨。

但他的腰桿卻挺得很直,一件黑色的長衫幾乎不打一點兒皺,這使他的樣子很像一根挺直的標槍!

他的手中便拿著一桿槍!

槍也是黑色,黑得發亮。也許是浸過的汗水太多了,也許是飲過的鮮血太多了。

但最引人注目的卻不是他手中的槍,而是他的目光。

他的瞳孔總是收縮著,顯得很鋒利,很亮,就像他手中那標槍的槍尖一般!

沒有人會懷疑他手中的槍可以貫穿人心,也沒有人會懷疑他的目光可以穿透人心。

尋常人被這樣尖銳且極富攻擊性的目光一瞟,定會心生不適之感!

現在,這樣的目光便對準了牧野靜風!

“酒窩”對這樣的局面似乎很滿意,他的臉上有了很深的笑意,這自然又露出了他的酒窩。

如標槍一般的人徑直走了進來。

門口處卻又立即被另外一個人堵上了。

如果說如標槍一般的人腰板挺得太直了的話,那么這個人的腰幾乎沒有直的時候。

因為她是一個女人,一個有著水蛇一般腰身的女人。她的腰就像春水一般流動不已,身形未動,小蠻腰已傳遞出種種風情。

待到蓮步邁動之際,她那盈盈一握的腰更是一步三折,讓人擔心她會不會一不小心折了腰。

人未至,香風已至,濃艷之氣已至!

她的目光也一樣會讓人不自在,但這種不自在是那臉紅耳熱的不自在!

她的目光就像勾子,勾的是男人的魂魄,媚艷春意從這雙眸子里絲絲縷縷地飄出,似乎存心要把天下男人一網打盡!

她與“標槍”站在一起,想必誰的目光都將落在她的身上。

而她也實在不算辜負別人的目光。

眉如春山,眼似秋水,紅唇濕潤得嬌艷欲滴,讓人欲吮欲咽!

她的出現,使人不由自主地會忘記這是一個充滿殺機的地方!

她已注意到牧野靜風。他有一種獨特的山野一般的無羈之魅力,他將剽悍與淡雅奇跡般地結合于一身,這種結合,足以讓任何女人怦然心動!

何況是她?

她是一個很能欣賞男人的女人,她相信牧野靜風是一個能讓女人獲得真正歡樂的男人,無論靈與肉。

因為閱人無數,已很少有什么男人可以引起她的注意,但牧野靜風顯然就是一個例外!

“酒窩”在牧野靜風身邊輕聲道:“他們二人一個名為驚魂,一個名為驚艷,是不驚堂除堂主之外武功最高的兩個人!”

“酒窩”忽然一笑,道:“你們離開了老巢,只留下一個堂主做孤家寡人,難道就不擔心出事嗎?”

驚魂、驚艷臉色齊齊一變,但很快便恢復了平靜。

驚艷道:“這位妹子難道不知道不驚堂背后有通天人物嗎?誰敢打不驚堂的主意,無疑是自尋死路!”

“酒窩”對她稱自己為“妹子”并不反駁,顯然真的是女扮男裝!她淡淡一笑,道:“多謝你的提醒,不過我要告訴你,你們不驚堂在我們眼中,本就不值一提,倒是你們所說的通天人物,我們很感興趣!”

驚魂冷笑道:“螳臂擋車,自不量力!今天我便要讓你成為我槍下之鬼!”

驚艷柔聲道:“無論如何,與我們不驚堂作對,最后的結果都只有一個,那便是死!——”

“死”字甫出,她的手倏然一揚,纏在腰間的綢帶忽然散開,在空中卷起兩朵彩花,朝牧野靜風急襲過來!

她身上的衣衫因為失去了束縛,立時敞開,露出了貼身的緊窄短小的紅褻衣,隱見那峰巒起伏,美不勝收!更兼幽香四溢,足以使任何男人呼吸為之一滯,魂飛而魄散!

牧野靜風沒想到驚艷竟會如此做作,目光掃過令人耳熱心跳之風景,不由一呆!

就這么一愣神之際,驚艷的綢帶已是勁風割面,將他的視線擋住了!
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800 默認 1280 1440
目錄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
猜你喜歡

書頁

正邪天下

倒序↓
正在努力加載中...
書評 收藏 下一章
江苏体彩7位数